医疗类app,请起首重视专业性
本文摘要:医疗类app,因为关系到大众健康,所以无论这个产品的受众是医师、药师,仍是普通老群众,它的专业性都有必要是一个条件。医疗类app一定要分面对大众和面对医师药师两个不同的版本,因为他们的需求判然不同。近期,丁香园发布app[用药助手]2.0版,冯大辉先生宣布
医疗类app,因为关系到大众健康,所以无论这个产品的受众是医师、药师,仍是普通老群众,它的专业性都有必要是一个条件。医疗类app一定要分面对大众和面对医师药师两个不同的版本,因为他们的需求判然不同。

近期,丁香园发布app[用药助手]2.0版,冯大辉先生宣布一篇?《当我做产品的时分我在想什么》的文章 , 引发了很多重视与一致,傍边一些医疗类app产品的开发思路给我们指明了很多方向,也让我觉得在探索医药传统行业与互联网怎么有机结合的这条路上很不孤 单。可是作为一个从业18年的医药人士,同时是一个互联网行业的新人,在学习的同时,关于文章傍边的某些观念,我想宣布一些不同观点。

医疗类app,因为关系到大众健康,所以无论这个产品的受众是医师、药师,仍是普通老群众,它的专业性都有必要是一个条件。

为何这么说?

冯大辉先生在文中提出了?“使用场景”这个概念,毫无疑问,这是我们在产品开发时有必要遵循的根本技巧,但这样的一种场景假设,对医疗类app来讲,假设的是否合理、针对该假设提出的解决方案是否专业,个人认为,我们应该再多听取一些医药界人士的声音,将他们的实践与我们互联网人产品开发思路彼此结合,并合作执行,才干打造出一款真正有价值、经得起考验的产品。

文中模仿了两个使用场景。

第一个场景:

医师针对新生儿黄疸,建议可以服用茵栀黄颗粒。

“查了一下「家庭用药」发现药品仿单标注「不良反响:?尚不明确」(中成药根本都这样),「禁忌:?对本品过敏者禁用」。关于一个新生儿,我不定心不良反响尚不明确的药物,也忧虑药物过敏,只能对医师说我们不用该药物,这是在医师开出该药物之前。

我想说,这个使用场景的假设,假如我们开发的是供大众使用的医疗类app,显然不合适。为何? 医师是直接面对患者的人,是通过各种诊疗手法对患者病情把握最多的人,在这种状况下,医师的建议处方极具个别性和针对性。但患者却首要要自己通过app去查询药物的使用风险(不具个别性,而是遍及风险),再抉择是否选用医师的建议,这显然不合情理。

暂不评论新生儿黄疸是否需要服药,只是说,大众类的医疗 app不该该起到这样的引导作用,不能让用户仅通过一个app给出的用药参考来质疑直接面对患者的临床医师的医治方案。

冯先生也认同诊断病情是一个适当杂乱的事情,需要患者去直接面对医师,而app只能是泛泛而谈, 不可能针对特殊状况的个别。因此这个场景,说小了,我认为不是一个app重点要解决的问题,说大了,会加大医患矛盾都不一定。而这里,还暂且不评论这些 app在专业性上是否足够值得信赖。例如:笔者就早年看到慢性乙肝主要用药“阿德福韦酯”呈现在某知名app时,忽而是OTC,忽而是Rx,这种过错, 让人深感忧虑。

换个角度,假如上述场景是针对临床医师,让医师通过一款专业的app来查询这个药物是否适用新生 儿,是否存在用药风险,那么就还算合理。我们都知道,医师最大的职责是诊断病情,用药最专业的人士应该是药师,所以在国外,配药师要通过对医师的处方进行 风险评价之后才干配药。无论关于医师或患者,配药师都是药物疗法方面的参谋。医师通过专业app来查询用药风险,有必要且值得推广。

这也是为何我认为医疗类app一定要分面对大众和面对医师药师两个不同的版本,这两类人群分别需要通过app获取怎样的功用,判然不同。

 

第二个场景:

关于对症找药。冯先生说,诊断应该去医院,对症找药要解决的问题是

“比如我现已知道自己 是个类风湿关节炎患者,那么我可以查询一下相关的医治方案和引荐药物。这有什么用??自己对相关的药物信息了解越多,风险就越可控,以我自己为例,吃了止 痛药之后不能喝酒,同时应防止开车,因为药品「不良反响」里边会提示少数病人可能引起视力模糊或是嗜睡等,而我刚好是这样。 ”

我认为,这种使用场景的假设也存在误差。

其实不难分析,使用该功用的人大多是身体有些简略不适,想通过一些对症医治来缓解的非专业人群, 因此对症找药的使用场景首要更应该是,针对大众习惯自我药疗的这个状况进行假设,为一些自我诊疗的简略症状提出用药参考,同时防止呈现用药风险,解决方案 是对大众在自我药疗过程当中,怎么对药品的安全合理使用给出建议。

像冯先生提出的那个使用场景, 更应该是一个“安全用药”的场景设定。

那应该是一个独立的版块,针对临床医师处方傍边详细的安全用药方面的信息(例如:用法用量、习气 症、留意事项、哺乳期妇女是否适用等),给出相应参考,以保证疾病医治的效果最大化,风险最小化,关于期望更深入了解药品详细信息(例如:成分、性状、药理 毒理、药代动力学等)的用户,我们再完好展示药品仿单给予参考。

这个安全用药,也能够是对症找药的一个延续,找到针对自己症状的药品,再取得正确的服用方法。

当然,这不是一个简略的互联网产品设计的问题,这个的完成,肯定需要倚靠医、药行业的专业人士参加进来,一同搭建。

所以,医疗类的app,我们首要要保证的就是专业性!当我们在做产品设计的阶段时,我们就应该有 一个明晰合理的使用场景的设定,要明确我们的产品受众,并针对不同的受众给出契合医药专业常识的解决方案,这个才是我们作为互联网人进行医疗类app开发 的基础原则。

而有些app之所以被冯先生批判为“废物”,主要原因也是从专业性角度看误差太大的缘故吧!

所谓“文不尽言,书不尽言”,不知道我关于冯先生文章的了解上是否有偏颇,以上仅是我一点个人感受,欢迎医药界、互联网界人士评论纠正!

来历:钛媒体


人人都是产品主管(woshipm)是以产品主管、运营为核心的学习、交流、分享平台,集媒体、培训、社群为一体,全方位效劳产品人和运营人,建立9年举行在线讲座500+期,线下分享会300+场,产品主管大会、运营大会20+场,掩盖北上广深杭成都等15个城市,内行业有较高的影响力和知名度。平台集合了众多BAT美团京东滴滴360小米网易等知名互联网公司产品总监和运营总监,他们在这里与你一同生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