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说微信不是好的社群产物
本文摘要:订阅专栏撤销订阅 曾负责跨国产品和社群,大众号:柚智夫妻30659上篇《》第三段「国内的社交生态晦气于社群开展」,这篇接续从「产品视角」来分析,为何我们关于「真实社群」(Community)概念比较生疏模糊?一样先一句话结论:社群窘境来自微信的先天限制,
订阅专栏撤销订阅 曾负责跨国产品和社群,大众号:柚智夫妻

3065

9

上篇《》第三段「国内的社交生态晦气于社群开展」,这篇接续从「产品视角」来分析,为何我们关于「真实社群」(Community)概念比较生疏模糊?

一样先一句话结论:社群窘境来自微信的先天限制,脸书才干算是好的社群产品。

01 身分认同的条件:信赖

一个稳健的社群,是建立在「信赖」的基础上的。

因为「社群」是多对多的网状关系,而不是由一个中心一对多的发布音讯。要启动社群成员的主动参加,信赖是标配,也是启动的要害因子。

1. 实名制

惋惜的是,国内虽然许多效劳都需要实名制(如手机号…或各种帐号注册),但这些实名制是关于平台方的实名制,大多人对其他网路上的其他用户都是以虚拟形象的形式。

以干流社交产品来说,图左是微信的某群内的成员,可以看到绝大部分人都是用昵称与非自己头像;图右是海外的干流社交产品脸书,简直 99 %的用户都是用自己的真实姓名跟真实头像。

这也是我来到北京,社交通讯软件换成微信后,最不习惯的点。

虽然微信有特别多好用便利的应用,但每次打开通讯录跟群聊,完全不知道谁是谁,虽然群聊比例超高,在微信上好像自己很多朋友,但总觉得很难进一步发生交流,挺惋惜的。(脸书的用户交流多在动态与私信,所以信赖和深度交流比例高上许多)

毕竟,信赖这件事是双向的,人关于生疏未知的事情往往会保有警觉之心,更何况大部分人的习惯已被微信建立,连真实姓名跟头像都不对外展示了,何谈信赖?

另外一方面,微信产品定位仍是「熟人圈」,成果真实姓名跟头像的文化习惯却没成形,这也是让我挺惊奇的部分。

2. 同温层的扩张:微信很难

接续「熟人圈」这部分来看「动态分享」。

我在曾说道:「社群是种『同温层扩张』,而不是『跳出同温层』。」

跳出同温层真实太难,反人道。但我们很拿手去做同温层扩张,知道朋友的朋友,总是比知道一个生疏人容易许多,更何况是在感爱好的话题下。

只不过,国内的微信朋友圈,做不到这点:

首要对错朋友的留言不会显示,内容的排序也是「依照时间排序」,体系不会再把好的内容从头放上信息流;反观脸书,我们常常在朋友的内容下,知道一些风趣的朋友的朋友。(真正去达到同温层扩张)

另外一方面,好的内容会穿越时间。

即便是一周后,仍然能看到人们继续在某个话题下评论交流,打开对话和建立连结。(在微信,我们可能两三天没刷朋友圈,错过的就是错过了。)

3. 群聊:内容的碎片化,无法延续评论

除了朋友圈的机制,形成内容无法让朋友的朋友参加,也因为使用微信的我们的社交习惯主要是在「群聊」的即时谈天机制下,内容的碎片化,一个话题延续不会超过一小时,马上就被新的信息给中断,内容无法发酵。

当内容无法延续,会形成两个主要问题:

无法让人们「多面向」的知道彼此 让人们更不肯意去发布深度内容

因为本钱不敷,十分困难花了时间构思编写,但不到几分钟就被新的讯息给中断,话题就变成另外一个了。

脸书虽然也有即时谈天东西(Messager)但主要的交流前语是「动态」(Post)和私信,尤其还有小组(Group)功用,让社群得以发生。(类似豆瓣小组)

小组提供了管理者许多社群类功用(用户赋能),例如:后台数据(成员互动资料)、入群请求管理、活动功用、单元模块、贴文排程…等。

BUT!

脸书也曾上线过小组的群聊功用,只不过这个群聊功用在 2018.10.18 正式上线,不到一年后的 2019.08.22 就宣布全面下线。

这是为何?

因为他们发现「群聊的型态」晦气于社群开展,无论是太多杂音和广告(原文是 noise and spam)、内容无法延续,以及即时性的压力使得运营本钱过高,长时间下来的使用率偏低。

所以不到一年,脸书就决然毅然抛弃了在小组功用的群组谈天室功用。
若要群聊就是朋友们自己拉在脸书 Messager 拉群。

当日常的通讯(社交)和社群产品结合在一同,成为日子中最高频的应用,加上实名制的信赖,社群遭到产品的助推,因此海外的社群(Community)的成熟和增加期比国内早上许多。

总结来看,相同是最高频的社交产品,脸书更合适社群发生,微信则强调了熟人社交圈,信赖因为头像和实名制、群聊的内容碎片化以及朋友圈的封闭,信赖无法传递出去,同温层很难分散。

02?产品的意图?

我关于产品的界说是:「不会改变人们的行为本质,只是下降行为的边际本钱。」

无论是让你省时间提高功率的产品(强意图性),仍是让你杀时间杀的更快乐的产品(弱意图性),都是去下降行为本钱,让原本觉得懒、太累的行为开始可行,而不是改变你需求的本质。

只不过国内社交产品干流,人们日常使用频次第一的产品──微信,是个好用的熟人通讯东西,却没有达到下降「社群行为的边际本钱」,所以国内社群生态开展缓慢。

真实的社群是需要产品的扶持的,无论是下降规模化的边际本钱,仍是契合品牌质量的规范化流程。

我看了好多国内互联网品牌,都仍是抱著老大哥的心态,首要没有权利下放,赋能给用户的思路,就算提供东西,也是把用户作为东西,或者完成自己意图的流量,再来是未将这些赋能产品化的意识。

总觉得自己打造一套东西,让用户使用就好,却没无意识到用户是个「人」,怎么长线运营用户,让用户带动用户?

其实打建了社群,这些积极的带动者,就是你品牌的免费员工。他们即便不领工资,但干的活可能还比你那些领工资的员工还靠谱。

脸书自从把品牌标语从 Make The World More Open and Connected. 改成 Build Community and Bring People Together

就意味著他们开始注重「社群的带动者」。毕竟是这群人让一堆人情愿花时间在脸书上,无论是看内容仍是社交知道朋友。

乃至脸书还在台北设有一个官方专属给社群运营者的社群(很幸运我也是受邀的其间一份子,所以我才要在北京弄个【社群运营者的社群】,剖析人道和社群,让更多人和品牌知道怎么建立社群。)

脸书关于人道的了解确实逾越国内互联网公司的,有很多我们可学习的地方,但我们别输给了他们阿!

举个另个例子:YouTube,能让 YouTube 这品牌能影响世界的主要因子,肯定是那些内容出产者社群,真是因为这些创作者,才会有这么多用户每天在 YouTube 上杀时间;而 YouTube 只需运营好这些内容社产者,给他们各种下降边际本钱提高品质规范化的东西,赋能给这些出产者,把他们作为人对待,他们就会「自发性地」去带动用户,维系 YouTube 这个品牌。

就算微信行不通,国内的 B站、头条、常识星球也都在往社群生态运营了,除了将内容发布东西做好,也进一步提供社群赋能和产品化,为的是建立壁垒,让出产者留下越多资产在他的平台内,将转移平台的本钱提高。

那么,你呢?

社群其实不是一个随意说说的词,「真实的主动参加」和被动并带有功利心的参加是存在着差异的。

 

作者:侯智薫(雷蒙),微信ID:raymondhou0917。北漂90后,正在北京互联网打磨作品。以前在台湾负责外商 SaaS 的增加(内容和社群),也曾担任出产力、简报和社群培训讲师,玩过音频和常识效劳;看见日子的本相后,仍然酷爱日子。

本文由 @侯智薫 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主管。未经答应,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理解作者的意思,可能标题起的有歧义了。既然没有好欠好的产品之分,就不要下“不是好的社群”这种界说了。有些社群生态是比较隐私的熟人圈像微信,有些社群生态是全开放的,只是开放性不同,不同的产品契合不同的国情,不存在好坏哈哈。


作为这么普通化的产品,很多特性是否是都是取舍后的成果,挑两个跟外国不一样的当地就是缺点,感觉有些片面了。


是阿,我全篇没说微信欠好,主论是谈:「为何国内的社群生态比较难建构?相较于海外。」
而微信作为国内最高频的社交产品,是形成此成果的主因之一。

何况,现在一堆品牌认为「拉个微信群就是社群了」,但拉微信群只是给现已是社群的人们提供一种交流方式,而不是拉个群聊 = 社群 = 社群运营。


哈哈我看到这些留言也很感谢,多是这篇文章是我系列文的其间一篇
所以承先启后不行完好,没让读者感遭到,我这篇文章「不是在比产品好坏」,而是在根究:「为何国内的社群生态(Community)比较难建构?相较于海外。」

并且标题这样下「为何我说微信不是好的社群产品」,是因为有太多品牌或个人都把「拉微信群」=「社群运营」,这让我真的很头疼


有无可能,是这两个产品的定位不同。比如朋友圈动态中“朋友的朋友”评论内容不可见,是为了保障朋友圈生态的私密性吧,微信的产品定位或许就是为了打造私密性更好的熟人社交圈。


本篇不是比「产品好坏」,微信在他的定位上很好,这我没贰言。

本篇是在分析:「为何国内的【社群生态】比较难建构?相较于海外。」
而微信作为国内最高频的社交产品,是形成此成果的主因之一。


人人都是产品主管(woshipm)是以产品主管、运营为核心的学习、交流、分享平台,集媒体、培训、社群为一体,全方位效劳产品人和运营人,建立9年举行在线讲座500+期,线下分享会300+场,产品主管大会、运营大会20+场,掩盖北上广深杭成都等15个城市,内行业有较高的影响力和知名度。平台集合了众多BAT美团京东滴滴360小米网易等知名互联网公司产品总监和运营总监,他们在这里与你一同生长。

相关内容